首页 > 心理健康 > 氧吧 > 半熟《关于这个故事:暗潮汹涌的高中校园》

半熟《关于这个故事:暗潮汹涌的高中校园》

2014-07-03      来源:第一养生网      责任编辑:李蕾

 【kids】

 
十五岁时,邂逅了野岛先生的校园三部曲,那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接触到如此具有震撼性的作品,对于当中传递并描绘的少年们的伤痛与不安,直到今天也无法忘怀,我仍记得那时的心情,野岛先生的笔触仿佛深入我的心扉,如果说人的内心仿佛一片漫无边际的深海,那么野岛先生的黑暗流作品,则是潜入到我内心最隐密的角落,从这片深海中挖掘并呈现出我少年时最真实的感情。
 
「终有一天,我会写出和它一样棒、或者超越它的作品!」十五岁的我,如此坚毅的对着自己许愿。
 
在少年时期,我已经开始尝试书写带有动漫风格的小说,在十四、五岁时已经开始投稿,印象最深的是时任宁夏人民出版社的何铃涛编辑给我寄来的一封信,当中写着『如若坚持努力,将来必成大器』这样的话,但结果是,十六岁时,我担任了日本流行乐专门志的采编了,十七岁时,我的日本音乐评论在杂志上刊登了,但我的小说一直没有出版,少年的我不管怎样的努力,等到真正迎来小说出版时,我已经成长为二十代的社会人了。
 
二十三岁才出版首部作品,对我来说是个漫长的等待过程,在二十岁时谢绝了当时一家台湾全球性华人文学网站的合约,结果是在三年后才迎来了第一部作品的出版,这期间被谢绝的那家文学出版网站,已经成长为台湾首屈一指的出版社,而我也从一位刚毕业、什么都不懂的男孩,成为一个懂得如何工作的二十代社会人,回想起从少年时便开始追逐的梦想,没想到它的初步实现竟然是在九年后。
 
九年无疑是相当漫长的过程。这期间我的发型改变了,穿着的品味改变了,个性完善了,待人处世也逐渐沉稳了,九年的时间里面,身边的一切都在改变,但唯一没有任何变化的,是我要当一名作者的心情,随着年龄的增长,这种愿望变得越来越强烈,如同矢泽爱的[nana]所描述的那般,「我要让这个世界都知道我的名字」,这种想法变得越来越强烈,在胸膛下不安份而驿动的心,每当脑海中泛起这种想法时,它就反应强烈得犹如随时都要从胸膛里面跳出来似的。
 
【rainbow】
 
出版第一部作品后,接着又在台湾出版了四部作品,在二零零八年,内地的第一部作品[春日·绚之乱]也出版了,到目前为止我的六部作品,全部是以日本为背景,描述日本东京人的生活,台湾的编辑问我「你对日本怎么那样熟悉啊?」,我想,张悦然的一番话,可以作为内地八零后作者的文化背景阐释。
 
张悦然说,中国八零年代出生的人,在阅读,影视,漫画,甚至生活方式等领域,都受到日本的影响。而作为八零年代出生的作者,对于这份记忆,至今依旧融汇在作品中,比如郭敬明,储如落落和vivi bear,对我来说也是这样,我能够仅从一部作品,就能判断并解析出它背后的社会现象与时下症结,我在身为作者的同时,也是一位评论者,所以我知道现时的东亚,到底在流行着些什么。
 
不过到了二零零八年,我开始尝试将作品的背景转回中国,我想尝试描述自己国家的人群,将我最关注的年轻族群的生活,捕捉并呈现在读者面前,于是我想到了九年前,十五岁的自己当时的心情与愿望,我想,是时候实现这份心愿了,或许我有能力去实现这个愿望了。
 
故事的最初设定,是男教师理聪遇见女学生千寻,两人之间所发生的改变,在西方和日本的流行文化中,类似人与人之间的相遇,从而影响并且改变彼此的电影、小说和动漫、电视比比皆是,然后我想,在这个原点上加入少年的生活,会是怎样呢?在二零零八年中,关于校园欺凌时常见储报刊,在书写的过程中,逐渐明确要加入校园欺凌作为故事的主轴之一,我想籍由这部作品,去轻抚九零后内心的伤痛,同时也是对于身为八零后的自己,从少年到男人这人生过程九年的一次回顾。
 
在[半熟]这部作品中,有英俊而保留着向阳性的男教师理聪,环绕着他的是温柔坚强的女教师文清,我想籍由理聪,去剖析探讨人与人间的联系和羁绊,作品中的每个学生角色,都代表着一层社会意义,千寻代表的是孤独和与人群隔阂,星箭代表的是公义与正直性,悠宪代表的是人的各种不同面具,慕宇代表的是怯懦与背叛,而辉河、一伟和楚斌,则象征了以强凌弱的现象。

推荐阅读:

精彩推荐

社会百态

猜你喜欢

健康服务

两性养生

健康速递

美女图片

地铁里抓拍美女 你想和我一起洗澡吗? 和美女旅游福利就是好啊 阳光沐浴的红色内衣美女,性感不用言语